​​关于《摄手之路》
在胶片时代,摄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假如拍摄者有幸抓住了精彩的瞬间,也就成就了一张好照片。但更多的时候,精彩稍纵即逝,只留下一张充满缺憾的照片。不过,到了数码时代,人们可以通过新装备、新技术尽可能弥补前期的遗憾。而摄影后期处理,也变得与前期拍摄一样重要了。

为了让摄影艺术的遗憾尽可能被弥补,明基BenQ希望不仅仅办一个全民都可以参与的摄影比赛,更希望通过《摄手之路》的系列活动,帮助广大摄影人检验自我,探索成长。因此也就有了一年一度的“明基摄影后期大赛”。与一般摄影大赛不同,明基摄影后期大赛,不仅有线上的征集和评奖环节,还额外设置了直播评片、线下讲座等丰富活动,乃至集合摄影、后期、色彩管理于一体的系统外拍课程《摄手之路》,带领今年获奖者远赴西藏外拍采风,交流经验,共同成长。

〉西藏行〈

DAY1:拉萨-羊卓雍措-浪卡子-卡诺拉冰川-江孜

DAY2:江孜-帕拉庄园-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DAY3:日喀则-拉孜-白坝-加吾拉山-珠峰大本营

DAY4:珠峰大本营-卓奥友峰大本营-珠峰湿地-岗嘎

DAY5:卓奥友峰-乔拉藏-珠峰湿地-古烽火台

DAY6:岗嘎-希夏邦马-佩古措-萨嘎-帕羊

DAY7:帕羊-玛旁雍措-拉昂措-冈仁波齐-塔钦

DAY8:塔钦-札达土林-札达-古格王朝遗址

DAY9:古格王朝遗址-霞义沟-东嘎皮央遗址

DAY10:札达

 

 

DAY 01——拉萨!我来了!

即将踏上西藏之旅,对于从未踏足过如此高海拔地区,且常年坐办公室的编辑来说,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听说高反很吓人?听说高原不能洗澡?听说感冒会要命?在本次《摄手之路》连载游记中,笔者将为大家带来最近距离最真实的西藏之旅。

 

 

如果有计划前往西藏等高海拔地区旅游的用户,在开拔前的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好:

 

药品:首先可以提前大概一周吃“红景天”类药物,以便更好的适应高原环境,并且在高海拔地区也要每天服用。另外建议出行时准备一些感冒、肠胃、晕车类(晕车类药品建议使用晕车贴,方便且起效快捷)药品,为了应对突发状况、还可以准备一些速效救心丸。藏区沿途气候干燥、容易上火,建议准备一些清凉降火的方便茶饮或者维生素片等调节身体的药物。

 

衣物:9月中旬西藏大部已经进入初秋,天气干燥、冷,常规气温在0-20度之间,但是部分海拔更高、气候多变的山口,或者早晚活动中一些日出日落或刮风降雨甚至下雪的时候,气温可低至零下5度,服装以舒适保暖的深秋初冬装为主。另外想拍照漂亮的话,建议准备颜色鲜艳的款式。

 

杂项:高原地区日照强,要做好防紫外线措施,防晒霜、遮阳帽、墨镜、脖套等各类防晒物品,要注意的是防晒霜等液体不要超过100毫升,安检时会被扣下。高原地区早晚较冷,手机电量不比日常使用,最好备好充电宝(高原地区可没有共享充电宝用哦),需要注意的是也不要超过20000毫安,安检会被扣下。

 

最后疫情期间,别忘了进藏前的核酸检测,另外准备好充足的口罩。

 

 

 

DAY 02——八廓街虔诚的朝拜者

到达拉萨的第一天,自我感觉良好,除了走路快了会喘,没什么身体不适。但晚上才是最要命的,没想到高原反应来的如此剧烈,头疼疼醒,刚要睡着就被疼醒。一晚上翻来覆去,直到吃药后才慢慢有所缓解。

 

寺内僧人(图片拍摄经过僧人同意)

 

由于行程地安排,需要到达日喀则、阿里等地区,第二天一早要去办理边防证。目前正是进藏旅游的好时节,游客异常多,现场秩序堪忧。

 

步行至八廓街,这里有著名的大昭寺,但由于目前朝拜者众多,排队要很久, 我们干脆沿着广场和众多藏民一道逛了起来。藏式建筑通常特点非常鲜明,以金色、白色、黄色居多,且颜色鲜艳。看到这个雅兰发廊了吗,编辫子……辫子中的LV,老板好想象力。

 

寺内僧人(图片拍摄经过僧人同意)

 

大昭寺游客和朝拜者太多,但在拉萨最不缺的就是寺庙,我们沿路发现了一座名为“萨迦寺颇章萨巴”的小寺院,虽然小但五脏俱全。图中的小僧人只有18岁,念着一些在我们看来晦涩难懂的经文,不过他似乎还没太熟练,偶尔要看一看前面的小册子。

 

 

拉萨的藏民都是最虔诚的朝拜者,每一座寺庙前都会排满了人,而在这个铁网面前,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一些年事已高的藏民依然会行跪拜大礼。

 

 

今天是在拉萨市区的最后一天,明天开始我们便要出发到羊卓雍措-浪卡子-卡诺拉冰川,最后在江孜住宿,虽然都是难得一见的美景,但海拔也更高了,希望别有更大的高反了吧。

 

 

 

DAY 03 ——海拔5400 我的人生巅峰

从拉萨开拔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海拔5400米的卡若拉冰川观景点是笔者目前徒步到达过最高的陆地。不过代价就是严重的高反,头痛欲裂。

 

 

 

吃过早餐后我们驱车离开拉萨,前往今天的第一站“羊卓雍措”湖,羊湖是来西藏旅行必去的景点,海拔较低同时还有不错的景色。

 

羊卓雍措湖

 

“羊卓雍措”,藏语意为“碧玉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这里海拔4400米左右,对于刚从拉萨动身的我们来说,还是有点困难的,基本走上五步台阶就要停下大口喘气。不过相比后来的卡若拉冰川,还真是小意思了。

 

 

沿途经过浪卡子县解决午饭,谁知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气,转眼就下起了雨,刺骨的雨水裹挟着大风,让沿途的风景都笼罩了一层阴霾。

 

高原的雨是非常吓人的,没下雨前甚至可以只穿厚一些的单衣,但下起雨来一定要上最抗冻的防寒服。不过这里笔者还要凡尔赛一下,感谢凯乐石赞助的全套运动装备,虽然贵点,但经过切身体验来说,确实抗冻。一件抓绒一件冲锋衣,在刚下过雨的冰川附近,不会感觉到冷。

 

感谢手机摄影师麦老师的即兴创作……

 

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便是卡若拉冰川,它是西藏三大大陆型冰川之一,跨越4330米的斯米拉山口后就来到了卡若拉冰川的冰舌下。冰舌前沿海拔5560米,观看卡若拉冰川的地方海拔约有5400米,在山口北面5600米左右的地带,属宁金抗沙峰冰川向南漂移后形成的悬冰川。

 

 

卡若拉冰川

 

车辆只能停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半山腰,想要看到卡若拉冰川的全貌,还要徒步向上400米左右。其实想想5400这个数字已经够让人害怕了,而自我的心理暗示确实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如果你心里想着“这么高我肯定上不去”,那结果多半就已经定了。

 

但当我站在半山腰向上看时,总有人在风景最好的位置“向你招手”。一瞬间内心的征服欲战胜了胆怯。干!不就400米吗!爬不上去枉我来一趟冰川。

 

沿途路过的小村庄

 

在5000多米的地方再往上爬确实需要惊人的毅力和耐力,每走五个台阶,我都需要靠在栏杆上,疯狂呼吸,让氧气尽量多的吸入肺部。如果缺氧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开始头疼,这是最典型的高反症状,也是最难熬的。

 

当然努力都是有回报的,除了欣赏到卡若拉冰川的美景外。在下山时,看到其他犹豫不前的攀登者,你会有足够的信心和他们说“加油,胜利就在不远处”!

 

 

 

DAY 04——扎什伦布寺的朝圣之路

行进第四天,大部分队员已经适应了高原环境,今日行程较为轻松,主要在日喀则市区活动。同时今天的休整也是为了明天有更好的状态挑战珠峰大本营。

 

 

本日行程较为放松,吃过早饭后车队悠闲行进,此时正值藏区的秋收季节,而日喀则则是有着西藏粮仓之称,沿途见到不少正在农忙的村民。

犁地的藏区青年

 

在这里自动化机器和人力收割同时进行,图中的小伙在收割完的土地上,正在用人力犁地。其实在藏区有很多年轻人,在穿着上基本和我们一样,看不出区别。但在一些重要节日中,他们还是会换上传统服装,在这传统保留方面西藏地区算是国内做得非常好的。

 

被惊扰到的鸟群

 

在一间简陋的僧舍前,年长的僧人正坐在台阶上,用炭火熬化酥油,头顶的飞机引擎声吸引他抬头望向天空。

 

 

在寺院边,也有许多花花草草被种下,这个季节除了丰收的粮食,它们也绽放出最后一刻的美好。再过半个月,藏区的气候将更为寒冷,不适合花草的生长。

赶着上晚课的小喇嘛

 

吃过午饭后,我们来到日喀则最有名的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藏语意思是“吉祥须弥”。这里有历代班禅的豪华灵塔,不同于其他寺院的供奉,班禅圆寂后的肉身也被封于塔内。对于僧人来说,这里是修行圣地,我们也能从大殿内被摩的非常光滑的墙壁和地面感受到信众的虔诚。

 

伴着一句“扎西德勒”,一天较为轻松的行程结束了。如果你只是在电视中看到过西藏的风土人情,不妨有机会亲身体会一次。在来之前,笔者也很嗤之以鼻,来一次西藏就净化心灵了?不过当你摸到那些被手磨平的棱角;闻到酥油和藏香的味道;看到年事已高的阿妈也要行大拜之礼时……大概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地方确实让人向往了。

 

 

 

DAY 05——抵达珠峰大本营 但我感冒了

今天我们抵达了海拔5000米的珠峰大本营,虽然着实令人兴奋,但在这么重要的一天,我感冒了。大家都知道在高原感冒是非常危险的,弄不好会丢了性命,今天的文章不修图,只讲流程,还望大家海涵。

 

 

吃过在餐后我们一行人驱车来到了318国道纪念碑,这个碑标明从上海人民广场开车到西藏拉孜,共行驶了5000KM。

 

318国道

经幡

海拔5200处向远处眺望

打包行李

 

在抵达珠峰大本营前,会要求换成统一班车,所以我们只能尽量少的携带自己的随身物品,所以导致了衣服带不够,而屋里又没有取暖设备。

今晚睡觉的房间

珠峰大本营的火锅自助

 

晚餐非常令人满意,在海拔5000米的珠峰大本营中,能吃到自助火锅,味道还相当不错。由于今晚月亮过于亮,几乎无法拍到星星,所以大家养精蓄锐等着明天一早去看日出。

 

 

 

DAY 06——上天眷顾!日照珠峰

队伍行进第六天,也是目前来说旅途最艰辛的一天,珠峰大本营的住宿条件在上一期的游记中已经展示过,夜宿于海拔5000米的招待所,并且夜晚时常会伴随着窒息感而惊醒,算下来也就睡了2小时左右。而如此艰苦的条件,当然是为了能更好的拍摄珠峰。

 

 

拍摄珠峰日出有很多先决条件,首先当然是时间,我们本次拍摄的时间为9月中旬,日出时间为7点30左右。时间这点相信大家都不是问题,毕竟来干嘛呢。而另外就是天气,珠峰常年有阴云雨雪天气,能看到珠峰全貌绝对是上天眷顾了。

 

帐篷区

 

由于我们住宿的地方离最佳观景点还有500米左右的距离,所以早上7点便要出发,途径珠峰大本营的帐篷区,这场景着实有些魔幻,有点类似极地地区的因纽特人。

 

 

由于实在太激动,基本处于一直按快门的状态,笔者也从中选出几张较为有看点的图片。其中第一张为太阳刚刚露头,几缕阳光洒向珠峰;第二张为珠峰脚下的冰川河谷升起了雾气,给珠峰坡上一层神秘面纱,笔者还担心雾气太大会影响到拍摄,不过好在雾很快散去,留下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第三张则是太阳光完全洒向珠峰,给她披上一层金色面纱。

 

对于能拍到日照珠峰,笔者一开始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但听同行的唐僧老师说,他拍到日照珠峰的时候已经快感动到流泪了。甚至有大部分摄影爱好者来四五次都拍不到这样的奇观,我们算是非常幸运的。

安营扎寨

 

拍摄完珠峰,我们一路沿小路行驶,随便找了一处绿地,便开始今日的午饭。由于条件有限,大部分为速热食品,不过能在这种地方风餐一顿,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能歌善舞的藏族小伙

 

吃饱喝足后,能歌善舞的藏族小伙在音乐声中放开自我,边唱边跳,给这苍茫的高原上多了一些生机。

 

在那遥远的地方

 

牧羊人站在远处,手里拿着皮鞭,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歌。在不同的角度下羊儿们的身上也被照出了一圈金色的轮廓,成为一只只金色的小球,甚是可爱。

 

通天路

 

前往卓奥友峰的路上,笔直的公路和周边广袤的地形,形成一道绝美的风景。

 

卓奥友峰

 

本想近距离观察拍摄卓奥友峰的日落金山奇观,但现场边境防控过于严格,我们也只能另觅出路,这是临走前,距离卓奥友峰最近的一张照片。

 

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峰

 

卓奥友峰边上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峰,通体洁白,看不到突出的岩石。个人感觉它看起来更好看,但谁让它不够高没名气呢。

 

准备拍摄卓奥友峰

 

找到绝佳观测点,虽然不如上面提到的观景台近,但胜在人少环境好,我们也将在这里拍摄卓奥友峰的日落金山。

 

卓奥友峰日落金山

 

今天天气一路变化,我们还担心夜晚会不会视线不好,看不到日落金山的奇观。不过好在天公作美,一天的拍摄行程都很顺利。

 

蒸汽波天空

 

光顾着拍日落金山,笔者一转头发现远处的景色更漂亮。蓝色的天空加上太阳的光照,形成了粉蓝色的天空,煞是美丽。

 

 

 

DAY 07——残垣斜阳 日落的另一番味道

连日的早出晚归,加上水土不服,终究还是有部分伙伴倒下了。来西藏旅游的朋友如果是自驾,一定要注意节奏,等身体适应了高原环境再进一步深入高海拔地区。

 

 

这两天的主要行程都以岗嘎镇为中心,拍摄珠峰、卓奥友峰、珠峰湿地以及沿途古堡遗址。虽然距离都不算远,但连日的跋山涉水和越野路段,也让我们的车子出现了故障,好在距离小镇并不远。​

 

公路风情

 

旅行中的小插曲在这里就不细表,今天的第一个目标还是拍摄日出,不过我们此次的拍摄距离较远,我这105的头也只能拍一拍大景了,不过这路边的小牌倒挺有一些公路风情。

 

生命之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山谷中射出,给广袤的草原上增添了一丝别样的色彩。如果说此前并不了解何为生命之光,那么看看追寻阳光而来的动物们,大概就能理解了。

 

日出东方

 

顺着光源看,阳光将所有山体的轮廓已经勾勒出来,只需要按下快门,一幅无需后期的风光照片就成了。

 

湿地边的羊角

说来惭愧,虽然我们一早起来要去拍珠峰和卓奥友峰的日出,但由于焦段限制,日出金山没拍到,零七八碎的倒是拍了不少。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途径珠峰湿地,这里孕育了不少生命,同时也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笔者注意到,在湿地边有不少牛角羊角,甚至是完整的头骨。同行的陈老师(陈无诤,国家地理中文版撰稿人,西藏人文地理前主笔)解释道,在西藏人们认为山和水都是有灵的,动物死后,藏民们会将它们的头骨或角放在水边、山顶,达到祈福护佑的目的。

 

岩羊(图片@陈无诤)

 

岩羊,是我们来西藏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野生动物。图片拍摄的海拔将近4900米,一群岩羊在山谷中欢脱的跑来跑去,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惊扰了人家。

 

 

这古堡是四室一厅吗?

 

傍晚时间,我们驱车来到离岗嘎镇不远的古堡遗址,从外观上来看,残垣断壁,已经经历了多年的风雨,而脚下方方正正的格子,却长满了杂草,让我们能一眼看出这座建筑的布局。

 

生机

 

古堡的墙壁上大大小小布满了裂纹,而有的则已经形成了中空的墙壁。透过墙壁往外望,看到的则是完全不同的生机。

 

光影的魅力

 

西藏太阳下山后的天空,总是充满了魔幻的感觉,尽管见了不少次,但太阳与云彩“玩”出的光影变化,每次都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残垣斜阳 日落的另一番味道

 

最后今天关于日落的图片,则是来自唐僧老师(旅行摄影师唐僧,2020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国家专项奖之一)的光绘日落,将古堡的神秘破败与远处的日落金山交相辉映,有点意思吧。

 

 

 

DAY 08——佩枯措湖 美到让人失语

今天的任务主要是赶路,我们将从日喀则来到阿里地区。大部队清早从岗嘎镇出发,虽然是赶路,但沿途风景还是要拍摄的。

 

 

首先来到佩枯措,由于我们行进的第三天就已经见到了羊卓雍措,本来对它也没抱多大惊喜,但在实地见到了佩枯措与希夏邦马峰之后,完全让人美到无话可说,美到失语。​

 

对湖畅饮 图源 @何芳

 

佩枯措位于西藏日喀则市吉隆县与聂拉木县交界处,距定日县城 250 公里。佩枯措与羊卓雍措不同的是,它距离希夏邦马峰更近,只有 60 公里,希夏邦马峰也是唯一,全部山脊都在我国境内的海拔 8000 米以上的山峰。所以雪山直接倒影在湖中,可以说两者相互成全,单独拿出来谁都不足以达到这样的视觉效果,即便只是在湖边坐一坐,都能让人静下心来。

 

如镜子般的湖面

 

无风的时候,佩枯措表面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将天空的云和希夏邦马峰完全倒影在水中。这个有半个头骨和石碓的位置成了我们队伍的网红打卡地,几乎每个人都不能免俗,拍了一张游客照。

 

圆滚滚的蜜蜂

 

在湖边还有很多蓝色的小花,目前正值授粉季节,有很多蜜蜂在花朵之间忙碌。不过和我们常见到的蜜蜂不同的是,这里的蜜蜂体型更大,圆滚滚的,煞是可爱。

 

眼中带光的藏族小孩

 

上午的行程告一段落,在我们吃饭的饭馆门口,有个藏族小男孩跪在地上玩耍,看到我们一行人露出呆滞的表情。不过能明显看到,这里的孩子每个人眼中都有光。

 

遗失与新生

 

吃过午饭,我们从萨嘎镇出发,沿雅鲁藏布江一路向西,在西藏地区它就是母亲之河,可以明显感觉到周边更加有生机。关于沿路为何会有如此多遗失的古堡,我们的领队介绍到,青藏高原原本不仅是商贸道路,也是进攻和防御道路,所以在现在和平年代,古堡遗址更多的成为了观赏遗址。

 

憨憨牦牛

 

路边的牦牛看起来憨憨的,基本只站着吃草。从远处看,由于牦牛身上的鬃毛很长,几乎垂到地面,只剩腿在那杵着,看起来甚是可爱,不过牦牛可是非常彪悍的物种,它们奔跑起来的速度能达到 40 迈左右,大家不要被外表迷惑。

 

佛光

 

在日落之时,我们的队伍仍在行进当中,今天再次看到了被当地人称之为佛光的日落景象,有人提议我们来拍个剪影吧,于是便有了下面这张图。

 

这个必须装一波

 

日落的时间总是非常短暂,等我们找好位置摆好姿势,佛光几乎已经消失,不过也并不妨碍它惊艳的效果。

 

 

 

DAY 09—— 阿里的追驴少年们

队伍行进至第九天,我们从拉萨出发,经过日喀则,终于到达了阿里,不过刚到这里我们就干了件傻事。

 

 

我们今日的行程依旧是一路向西,到达神山脚下普兰县的塔钦镇,全天行车距离大约320公里。主要拍摄将集中在神山冈仁波齐和圣湖玛旁雍措。

 

欢迎来到 天上阿里

 

初到阿里,网红打卡地自然不能错过,“藏西秘境天上阿里”的招牌下一群欢脱的年轻人摆着各种姿势。西藏阿里地区平均海拔都在4600米以上,如果大家想旅游至此的话,最好要现在拉萨这种海拔较低的地区适应几天,不然从平原一下来到如此高海拔的地方,会有比较严重的高反。

 

阿里的追驴少年们

 

阿里地区虽然地处高原,但相较于西藏其他地区,算得上“平原”,其视野开阔,有众多野生动物,其中最常见的要数藏野驴。初次见到成群的藏野驴,大家异常兴奋,仿佛我们正是一群科考人员,需要近距离研究藏野驴的习性。于是大家开始从不同方向包抄藏野驴群,希望更近距离观察。

 

远远吃草的藏野驴

 

然而实际情况是……追藏野驴群简直是最蠢的事。在海拔4600米的高原、拿着相机等设备、跑步行进、追赶野驴。无论哪个条件好像都是愚蠢至极的,而藏野驴们也并不跑远,距离近了紧走几步,回过头来观察我们,仿佛在嘲笑我们智商不足……

 

圣湖 玛旁雍措

 

追了三次藏野驴,我们终于放弃了,只能远远地拍几张照片。随后我们来到圣湖玛旁雍措的悬崖断壁上,俯视整个圣湖。碧蓝的湖水和远处的雪山,让人心神宁静。

 

野生哈士奇?

 

一直听闻阿里的野生动物较多,在我们即将离开圣湖之际,从远处跑过来一只动物。起初我以为是野狼,赶紧举起相机拍摄,不过放大之后……这难道是野生哈士奇?

 

鬼湖拉昂措

 

其实比起圣湖,我认为“鬼湖”拉昂措更值得回味。它与淡水的圣湖一路相隔,为微咸水湖,因此其湖水人畜皆不能饮用,并且湖水四周寸草不生,靠近湖边的水为黑色,而中间部位为碧绿色。

另外身处鬼湖岸边可以感受到至少七八级的大风,常年如此,这点从图中的浪花也能感受到,虽然为内陆湖,但居然可以形成海浪的效果。

 

鬼湖拉昂措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鬼湖”的传说如何,一定有其科学解释。另外在高山上俯视“鬼湖”,同样有着不可多得的风景。

 

神山冈仁波齐

 

晚上8点多钟,我们从鬼湖的山上可以直接看到神山冈仁波齐,虽然距离较远,但在长焦的加持下,还是能清晰看到的。冈仁波齐峰是多个宗教中的神山,从远处看它如一座巨大的金字塔,耸立在阿里普兰的高原上。另外它的北面没有积雪,而南面常年积雪,加之其山形为一整块巨石,更显特殊。

 

日落金山

虔诚

当然在拍摄神山日落的同时,我们也捕捉到了很多更加精彩的景色,尤其天空的云朵,让人感觉其内部一定有我们看不见的宫殿。

 

 

 

DAY 10——穹窿银城 古象雄文明遗迹

阿里一望无际的高山平原中,目所能及的东西似乎都被染上了黄色,而几乎每天都有好运的我们,今天却颇为不顺,阴天虽然没有刺眼的阳光,但拍出来的照片效果也大打折扣。

 

 

今天几乎所有游览对象都与西藏历史文化有关,第一站我们来到了位于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门士乡卡尔东的一座雍仲苯教寺院——古如江寺。

 

 

抛开这座寺院不说,这里不得不提及一个词,就是苯教(雍仲苯教简称“苯教”)。苯教发源于西藏古象雄的“冈底斯山”和“玛旁雍错湖”一带。

 

 

作为佛教传入西藏以前的先期文化,苯教文化的痕迹贯穿于西藏的方方面面,如祭山神、转山等宗教活动仪式,都源自苯教文化。

 

古如江寺是严格按苯教仪轨来执行的,建筑以白色为主色,在寺庙“祖拉康”殿中的44座转经筒,前来朝拜的信徒们也是严格按苯教传统规矩,逆时针转经。

 

 

游览过古如江寺后,我们驱车来到了不远的穹窿银城——古象雄文化遗迹。虽然目前已经破败不堪,但它曾是西藏传说中的古象雄王国都城。

 

 

据汉文和藏文典籍记载,古象雄王国在7世纪前达到鼎盛。《藏族人口史考略》一文记载,根据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1000万。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彻底征服象雄古国。此后,象雄文化渐渐消失。

 

 

感慨唏嘘过后,我们从遗址原路返回,前往观赏土林地貌,不过碍于阴天的缘故,通过相机拍出的效果比肉眼实际观察到的效果差很多。土林是第四系湖相、河流相的粘土、砂、砾石的松散堆积物,在干燥气候环境中,受季节性雨水的淋蚀、冲刷而成。常年受到雨水和风蚀,从而形成如塔如柱的土林。

 

 

今晚我们落脚于扎达县城,海拔3700米,本来四周就全是黄土,即便是比镇子大一点的县城我们也没有抱多大期望,但当我们开进城的那一刻,发现这个县城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繁华的多。

 

 

夜晚吃过饭,我们沿着札达县城主干道散步,街道两侧华灯初上,让人有种错觉,这不是西藏阿里的一个小县城,而是历史悠久的古城。可惜我们只在这里小憩一晚,第二天一早便要出发赶路,对于这样一个生活节奏缓慢,又充满异域风情的县城,还真是有些不舍。

 

 

 

DAY 11——神秘消失的古格王朝

今日我们主要目标为札达县附近的古格王朝遗址,关于这个神秘消失的王朝有众多说法,今日我们便深入其遗址一探究竟。

 

 

古格王朝的前身可以上溯到象雄国,王朝的建立大概从 9 世纪开始,在统一西藏高原的吐蕃王朝瓦解后建立的,到 17 世纪结束,前后世袭了 16 个国王。

 

古格王朝遗址

 

它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吐蕃西部阿里地方建立的地方政权,其统治范围最盛时遍及阿里全境。它不仅是吐蕃世系的延续,而且使佛教在吐蕃瓦解后重新找到立足点,并由此逐渐达到全盛。因此古格王朝在西藏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古格王朝遗址

 

17 世纪中,古格王朝发生内乱,国王之弟请拉达克军队攻打王宫,王朝被推翻。古格覆亡后,并入拉达克(今克什米尔)一段时间,后被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重新收回。

 

古格王朝遗址

 

根据网上的说法,古格王朝的覆灭在一夜之间,不过我们同行的藏族向导认为这其中有些夸大其词。古格王朝的确经历了快速消亡,但绝不至于在一夜之间。

 

古格王朝遗址

 

不过古格王朝消失后,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其存在,没有人类活动去破坏它的建筑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画和艺术风格。它甚至保留着遭到毁灭的现场,唯一不能够了解的,就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古格王朝遗址

古格王朝遗址大部分样貌得以完整保留,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明显的等级制度,如下方的建筑通常以简陋的石穴为主,而上层的建筑则通常以现代房屋的形式出现,并且面积也要更大。不过我们也能明显看出两种房屋截然不同的风格,非常耐人寻味。

 

霞义沟

 

吃过午饭,我们动身前往霞义沟,这里吸引我们的依然是独特的土林地貌,不过这次我们可以置身其中,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DAY12——钱元凯先生的色彩管理课程

钱元凯先生为著名科学家钱伟长之子,长期从事摄影教育工作,我们也从钱老的课程中受益匪浅。

 

钱元凯先生的色彩管理课程

 

钱老的课程详细讲述了作为摄影人,从前期拍摄到后期输出都应该注意哪些,并对最终输出打印的规范做了详细讲解。

 

 

有人会问,现在越来越多的摄影师选择网站浏览,去取代书籍或者画册作为接触观众的主要方式,所以最终的输出打印,真的那么重要吗?

 

但作为一名合格的摄影师,一定要对自己作品最终输出负责。尽管目前网络发达了,我们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浏览到摄影师的作品,但由于显示器的显示效果各不相同,可能1000个人看同一张照片会有1000种效果,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作者本身想表达的意图,毕竟颜色稍有差池可能表达的意思就会截然不同。

 

 

如果读者观看到的媒介是纸张的话,图片的最终输出一定是作者想要呈现出来给你看到的样子。所以色彩管理虽然作为摄影的最终环节,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至此,今年摄手之路西藏行就暂告一段落。上到海拔5400米的高峰,下照水清如镜的佩枯措湖 ,残桓落日斜阳相伴,披星戴月风雨同归。我们感叹大自然的壮丽风光,用手中的机器记录下眼前的美好,通过后期处理让精彩还原。

 

>  10月底上视频短片,11月中上完整纪录片<​​​​

 

                               

明基摄影后期大赛官网|明基专业摄影显示器公众号|明基专业摄影显示器微博

 

摄手之路|西藏站游记

2021-10-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