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疫情,职业摄影师们只能待在家里为国家做贡献了,可是工作室一天不开张,就要面对一天的经济压力~那对于开摄影工作室的人来说,如何度过这一困难时期呢?

 

 

 

正值疫情,职业摄影师们只能待在家里为国家做贡献,可是工作室一天不开张,就要面对一天的经济压力~那对于摄影工作室来说,如何度过这一困难时期呢?笨球和最佳君有幸邀请到知名婚礼摄影工作室光河映像创始人-田大仙来为我们分享他是如何应对这次挑战的。

img1

现在对我来说“接下来如何应对”字面下的含义其实是“我们如何活着”。

 

这两天最佳君采访我,问我作为婚礼影像从业者,在疫情阶段“接下来如何应对”,相信不仅仅是摄影师,这也是各行各业的人想知道的……

 

现在对我来说“接下来如何应对”字面下的含义其实是“我们如何活着”。

 

1

 

这段时间很多婚礼团队不知受了谁的启发,刷公告“无条件配合新人婚礼改期的要求”,这显然是未经过深思熟虑的行为。

 

首先,过去几乎不存在拒绝新人改期的事件,多此一举。

 

其次,这个时候刷屏,不利于抑制过度恐慌造成的行业震荡,从前两天举国疯抢双黄连的荒诞剧就能看出,恐慌可以轻易绑架消费市场,哪怕是可笑的传言都能引发羊群效应。

 

我们都知道每年婚礼日也就100天左右,没有人会随便选个日子改期,只会占用其它婚礼日,在概率上来说,改期和掉单没有太大区别,可能有人会觉得改期的那一天未必能接满,不造成实质损失,但这样去核算成本和利润是不合理的。

 

比如你有三单的承单能力,那么每个婚礼日你都应该去赚三单的钱,而不是接了两单维持住成本就觉得没赔钱,在“规模利润”上实际是亏损的,因为获取利润后的首要支出是应对经营成本,而经营成本一直是固定的,团队越大,实现规模利润的危机感越重。

 

还有一点大家忽略了,那就是“机会成本”,比如3月29的档期在节前十分抢手,很多团队封单后婉拒了无数单,现在一旦改期,即便二月解除全部危机,补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便产生了“机会成本”上的损失。

 

在有限的婚礼日内,充分考虑机会成本和规模利润的双重压力后,婚礼改期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随意。

 

2

 

我不是联合大家去抗拒新人改期,而是呼吁尽最大的努力去抑制过度恐慌造成的不必要的改期。

 

比如三月后的婚礼应该可以再看看形式变化,试想,如果国家到了三月还没控制住疫情,国民经济还能撑的下去吗?

 

那就不是改期的隐忧了,后果将是这一整年的婚礼消费都将腰斩,因为社会进入了经济大萧条时代。

 

无论如何,假期过后经济秩序都会分阶段恢复,最理想的可能性是二月下旬就开始恢复,这两天郑州发布了3号、4号通告,已经允许出租车运营,并预警复工后的注意事项,说明2月9号之后社会就会逐步运转。

 

我们婚礼人完全没有必要现在就放弃2月底和3月初的订单,别的行业都恢复运营了,偏偏我们等到四月以后吗?这不是自杀一样了。

 

我现在呼吁的是,大家应该诚挚的去和新人建立信心,设立一个弹性的改期方案。

 

比如二月底三月初的婚礼可以再等一个星期的疫情变化做决定,三月后的婚礼可以等十五过后再做决定。

 

同时,推荐改期到相对淡季的日子,哪怕给一些补偿,尽可能避免都奔着好日子改期。

 

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多赚钱,而是让自己能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3

 

都说小船好掉头,大船抗风浪,而这场疫情对婚礼行业而言就像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过往的很多行业规则可能都会受到影响,因为消费市场的肃杀对于大公司的影响最为致命,而他们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如果大品牌公司倒下,行业整体利润都会受影响,进入漫长的萧条周期,那大家都洗洗睡吧,以后婚礼行业和搬砖没区别了。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取决于疫情是否能在月中控制住。

 

我们没有其他行业可借鉴的经验来做预测,因为婚礼行业的高速发展也就是这么几年光景,未来不确定性的隐忧远大于喊喊口号能捡起的信心。

 

所以二月三月首先不能放弃,要拼命活下去,四月就能争取恢复正常水平。

 

挺过这两个月,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就像前两天天熬夜看WHO直播所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正面评价,更庆幸的是中美贸易战在疫情爆发前和解了(否则真TM凉了)。

 

上半年被抑制的消费没准会在下半年强势反弹,我们不该自乱阵脚去做太多过激的反应,不要跟着新人一起恐慌。

 

要一点一点的去应对婚礼上可能出现的变动,而不是把调子起的老高,两眼一闭彰显大爱,在恐慌面前杯水车薪。

 

这不仅不符合前面分析过的婚礼行业的成本考量,同时在不利的市场形势下也会让自己更加被动。

 

4

 

关于我所在的河南省,因为紧邻武汉,同时又作为劳务输出大省,抗击疫情显得尤为紧急,二月过后感染人数飙升,位居全国第四,所以各个社区封锁极为严格,有些小区连业主出入都被禁止。

 

严格的出入审查,让节后的工作陷入停滞,很多业务上的往来都被限制了,想拜访一下甲方爸爸们都很难。

 

整个行业被封印了一样,这也就是要聊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对我们的影响。

 

我似乎是这次采访唯一的摄像师,强调这个身份是感慨在这场危机面前,摄像团队的压力要大于摄影团队。

 

摄影团队有几点优势,器材投入要低于摄像团队,首先是不需要滑轨、摇臂、稳定器甚至大功率的影视灯,这些设备是消耗品,仅维修费就是一笔硬性支出。

 

因此为了节省维修费和更换设备的成本,一开始就应该尽量在自己预算的范围内选择最好的设备设备方面有一个很多摄影师都会忽略的点,就是后期修图设备的专业性,最佳君因为显示器色差也陆陆续续换过几台显示器,浪费了很多钱,最佳君目前正在使用的明基SW271显示器就能很好地解决色差问题。因此在购买后期修图设备中,应该一步到位,选择一台专业的摄影修图显示器。

img2

(目前最佳君使用的明基专业摄影显示器 SW271

 

很多摄影团队都是摄影师自购设备,这对于大多数摄像团队来说是不可能的,有几组人就得买几组设备。

 

其次摄像师需要团队协作,不如摄影师的组队拍摄更灵活,对于团队内训和人员稳定性的要求就更高。

 

以上这些都需要摄像团队有更加充足的现金流来支撑,而偏偏现金流又是行业性的难言之隐

 

要论影响,独立摄影师只是赚多赚少,而团队则事关生死。

 

我们作为郑州少数几家二十多人的摄像团队,器材消耗和人员支出之巨,让现在的我感到窒息,年前做的一堆规划现在都四舍五入成了“活着就行”,因为复工之日尚不明确,而今年的市场势必有一场血拼。

 

婚礼市场不是可维系的存量市场,结完婚服务就完全终止了;也不是可刺激的增量市场,没有人会逛街恰好看到婚礼摄影打折一冲动就去拽个人结婚。

 

每年结婚的人数变化曲线和二十年前出生的人口曲线相平行,这是一定的。

 

在这样的市场上因为危机激化的价格战,将极大的降低行业利润,无论愿不愿意都会深陷其中,现在已经有山雨欲来的危机感了。

 

5

 

解决危机无外乎开源和节流,开源可以在服务和价格上入手,让婚礼的作品更好看更超值,技术方面在年前我就已经在思考,准备在年后再推出一个试验产品。

 

而节流方面就头疼了,房屋水电那点费用能省也是杯水车薪,工资才是大头,像我们这种从不调用外援来顶场的运作模式,人员成本更高,让我自创业以来第一次有了生死一线之感。

 

当然,哪怕没有单子干赔,也不希望任何人离职,我常常觉得我们技术行业无论怎么公司化运营,彼此多少都是以师徒之情来维系的,老员工和新员工的关系亦如此,自己带出来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希望离开。

 

五年前我来婚礼圈发展是觉得这是个有情怀的行业,婚礼人之间的互动形成了一个可以依靠口碑生存的生态。

 

但从去年新媒体不断兴起,市场因为平台的多样化而被分流,作品和服务已经渐渐不是一个团队的核心价值,前提必须是这个团队的品牌溢价足够高,才轮的上谈作品好坏,否则客人自己也不太能分出谁更好多少。

 

于是在混乱的局面里,情怀越来越不如营销更重要。

 

还有其他一些影响市场的因素就不展开聊了,单就这一次的危机而言,很多人提到应该业务多样化的重要性,这都是说来容易,商业领域就更好发展了?

 

有些人喜欢拿快手抖音如何变火一天几十万如何如何来当例子,这是用幸存者偏差来让人产生焦虑,未来再难,都不能舍弃自己的基本面,也就是那些让你成为现在的你的事业。

 

6

 

我依然相信这个行业是基于情怀、有温度、用作品说话的,哪怕眼下疫情造成的危机最后打了我的脸,我也只认为是自己没做好。

img3

图片来自 | K先生摄影

 

因为如果婚礼人连情怀都丢了,张嘴说话像个商人,那么迟早像进入红海期的运输行业一样,又苦逼又不赚钱。

 

有才华的年轻人也不会再对这样的行业感兴趣,没必要耽误前程嘛,最后陷入死循环。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很多国外的婚礼也就是简简单单的样子,是杰出的婚礼人推动了国内市场的繁荣,刺激了婚礼预算的攀升,品质永远是服务行业的第一生产力。

 

愿我们平稳了这短期的磨难之后,重拾热爱之心,也愿婚礼人能做纯粹的婚礼人就好。   

 

img4

图片来自 | 南摄影

更多详情请点击:https://pro.jd.com/mall/active/356WNgNb26dgfA7Q56gMHTSYL9cG/index.html

 

  

疫情当下,开摄影工作室的人该如何应对?

2020-02-25
0